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冯颖 > BAT“老人”们纷纷退休,苦逼中年人还在职场上拼搏到老

BAT“老人”们纷纷退休,苦逼中年人还在职场上拼搏到老

1
周末的三一五除了晚会外,还爆出一个大新闻:
百度官宣集团总裁张亚勤将在十月退休。
 
张亚勤这个名字本来对很多人有些陌生,毕竟人们心目中的百度代言人一直是帅哥“李彦宏”。之所以引起不小骚动,是因为大家掐指一算,发现割据中文互联网世界的BAT都已经二十多岁了,而这几年大佬高管们纷纷退休或官宣了马上的“退休计划”。
比如去年秋天马云发内部信,宣布将于2019年9月10日,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,“彻底退休”。腾讯13年就启动了高管退休计划、次年二号人物就在四十岁出头宣布退休。
抛开BAT,老牌互联网电商当当创始人李国庆,也在2月份以颇为戏剧性的方式宣布了自己的退休。
 
比起传统企业里的那些高管们,到了六七十岁还在天天上班、返聘、顾问着,这些退休的互联网“老人”们其实才不过四五十岁。这个年龄换做十年前的大企业,还应该划入“少壮派”的年龄区域。
 
2
 
最近和一个同龄的朋友聊天,说起来身边的同学、朋友、熟人,很多都离开了北京。朋友说,原来北京的同学聚会群里有三四十人,这两三年不知不觉地竟然减到十几个人。
有的从北京到了上海杭州,有的去了深圳广州,还有的回到了老家所在省份的省会城市。
 
如果说这些发生在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上,再合理不过,谁都想趁着年轻闯一闯,找个适合扎根的城市。
可这些变化却发生在那些三十多岁、已经定居了十年以上、拖家带口的人身上,不得不引人深思。
去年我身边就有三个这样的朋友,都是女主外、男主内的家庭,其中两个因为换工作,拖家带口地去了深圳,另一个是为了教育的便利,举家搬去杭州。
 
每次看到这样的情形,我都不禁想:他们为什么这么做?是不是北京的机会越来越少了?还是这里人才市场的活力不如南方了?是不是媒体在讨论的阶层已经固化?
但紧接而来的想法就是:这些人都这个岁数了,为了事业上的机会,还真是敢于连根拔起啊?!
 
印象深刻的另一个案例是:身边一个成天嚷嚷着希望被裁掉、拿补偿金走人的朋友,侥幸在部门被连锅端的前夜,跟着领导去了集团另一个部门继续奋斗了。
群里他笑着说“好险、好险。”
大家都奇怪:“你不是天天盼着被裁掉,拿钱走人干自己的事儿吗?”
他嘿嘿回答:“ 这两年形势不好,再等等。”
 
所以你看,叱咤风云的大佬们都盘算着让位和退休问题的时候,职场中年人们正苦心造诣地想要再往上努努,最不济也是牢牢盘桓住现有的位置。
如果再从职级角度上往下看那些三四十岁、未到中层的人,更多人日复一日、兢兢业业地在螺丝钉一样的岗位里劳碌着,生怕工作的一个闪失让家里动荡不安。
 
3
 
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》里提到,“十三五”期间将出台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方案。2019、2020这两年应出台渐进式延迟退休的方案。
一旦方案出台,相当于给在职场里苦苦打拼的中年们一个“合理”的官方理由。
 
延迟退休,似乎是在期待着职场老同志们,在各自岗位上继续发光发热。
可另一方面,每年大学生就业的比率也需要再进一步提高,随着一二线城市生活的成本越来越高,刚刚走出校园的年轻人们也急需呗给予“发光发热”的机会。
 
这看起来似乎是一对矛盾,因为从盈利的角度来讲,企业也不可能两头扩张。岗位就那么多,未来可能从人力成本角度还需要压缩,顾得了一头,就顾不了另一头。
 
做人事的朋友笑着说:想得美!不是让这些年纪大的人留在岗位上、总也不走,而是尽量让你们晚两年领养老金!
 
啧啧,这也是职场中年人还苦苦撑在职场上的原因:
 
他们要在这里辛苦打拼,为家庭挣得一份体面生活的面包券;
他们要在这里辛苦打拼,为更高风险的未来职业生涯留出几分辗转腾挪的余裕;
他们要在这里辛苦打拼,因为世界永远越来越年轻,而他们会远离年轻;
他们要在这里辛苦打拼,因为商业的光束总聚焦在年轻群体上,而只有年轻人更懂年轻人。
 
4
 
大佬们的退休是战略层面的升级,让一个企业得以从依靠个人特质,变为依靠组织机制、人才文化的企业制度升级。
而在我们身边一幕幕人间剧本里,南辕北辙的道路,呈现的是职场金字塔的现实分层:
——最塔尖的那一部分顶端的纷纷退休,教育工作,研究工作,推动教育事业,慈善事业,社会问题的改进。让位于职场年富力强的“接班人”;
——那些中层的职场中年人,通常被称之为“城市中产 ”,虽然没有那么苦逼,但也谈不上牛逼,他们的体面非常脆弱,需要不停地劳动来维持。
——在这之下,还有数量庞大的中年“蚁族 ”,他们终日劳碌,努力与时间抗争。
 
这是我写的为数不多的只充满描述和感慨、却无法指向解决方案的文章。
当互联网世界叱咤风云的“老人”们纷纷退休,苦逼中年人还不得不留在职场上,抱着拼搏到老的决心。
 
能对自己说的也只有一句:“前路漫漫,不要轻言放弃,挺住就是一切”。
推荐 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