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冯颖 > 不敢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虐童事件,作为弱势家长的我们能做什么?

不敢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虐童事件,作为弱势家长的我们能做什么?

文 | 大J 
 
今天被幼儿园事件刷屏了,如果说之前携程的虐童案让我出离的气愤,看完这件事,我却是全身瘫软,震惊,很深很深的无力感。
 
关于性教育一定是刻不容缓的,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,里面特地强调了,孩子的性教育,不该停留在这样浅层的招数上,而该从我们家长自己思维改变开始,观念不转变,对于孩子的性教育只会时点到为止的完成任务。
 
下午收拾了一下心情,我问了自己一个很艰难的终极拷问,希望永远没有这样的万一,但如果这个万一真的发生了,作为父母,我们自己准备好如何应对吗?
 
这让我想起了自己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《Trust》(《信任》),它讲述的是一个14岁女孩与一个恋童癖之间发生性侵之前和之后的一系列故事。
 
14岁生日那天,安妮得到了一台电脑作为礼物,之后她在网络聊天室里遇到了查理,一个自称是高中生,和安妮一样也爱玩排球的乖孩子。在聊天过程中,安妮感受到被理解,于是慢慢卸下心防,开始和他走近,直到答应在商场见面。
 
当安妮看到查理本人时,那显然是一个已经快40岁的老男人了。安妮崩溃了,但查理巧舌如簧,击中安妮的内心。之后,安妮跟随查理来到了汽车旅馆,查理开始对安妮动手动脚,安妮也尝试拒绝,最终查理强奸了安妮。
 
安妮的朋友知道了这件事后,报告了校长,FBI介入了调查。FBI侵入隐私的调查并没有能找到查理,相反,安妮却不得不面对学校里的流言蜚语,网络上的残冷玩笑以及自己心目中查理形象的幻灭。
 
这些情节都在我们的预料范围之内,真正让我开始引发思考的是之后安妮父亲的一系列行为。当这位女孩的爸爸得知这件事后,他愤怒无比,自己展开了像FBI式的调查,希望要把这个欺负自己女儿的恶魔绳之于法。
 
他开始偷看女儿手机,查看之前安妮和查理的聊天记录;当安妮对父亲提出的唯一要求是不要告诉哥哥时,父亲仍然说了;当安妮一开始觉得自己并不是被强奸,自己和查理之间仍然有感情,父亲对女儿发泄了自己的愤怒,觉得自己女儿会喜欢上一个快40岁的男人是不可理喻的;之后,在安妮学校篮球比赛上,这位父亲失去理智地穿过球场去暴揍了一个长得神似查理的人。
 
性侵犯是个及其残忍的犯罪行为,但之后影片所有的情节发展,都让我们意识到,安妮不仅仅受到了生理上的性侵犯,更受到了心理上的性侵犯。
 
第一次的性侵对安妮有伤害,但却并不是最大的,后来来自于最亲近的父亲的种种行为,让她开始失去信任,失去对自己的自信,开始怀疑自己,“我什么这么傻?我为什么这么傻?” 
 
她开始对父亲大声咆哮,你为什么要一次次提醒我这件事的存在,为什么我一次次要成为学校的笑柄?!
 
安妮自杀被救后,她父亲一夜未眠坐在院子里,对她说了一段很长很长的话,
 
你与生俱来对于周遭人和事物有着发自心底的信任,这让你无所畏惧。我发自内心地爱着你的这份信任,这让我骄傲,甚至让我嫉妒。我曾经是多么害怕,当你长大后会失去这份信任。但是你没有,而我却辜负了你的这份信任。这本该是作为父亲我的责任,让你今后的人生始终保持这份信任。如果我连这点都做不到,我还算什么?但现在我却让你失去了这份信任,开始质疑自己,甚至想要伤害自己……”
 
人对这个世界的信任最初是从父母那里得到的,特别是学龄前这段时期从父母那里获得的爱与接纳,会很大程度形成孩子看待这个世界的模式。人之所以感到幸福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感受到自己是安全的,是被接纳的,身边人是值得信任的。
 
从这点来看,安妮的童年生活一定是幸福充盈的,因此她与生俱来就有很强很足的信任感。最终让安妮失去对整个世界信任的,不是性侵这件事本身,而是之后父亲执着复仇所带来的二次伤害。
 
当安妮被性侵后,这位父亲是愤怒的,这份愤怒来自于父母对于孩子的爱,更来自于对自己教育失职的内疚。于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关心女儿,而是执念于自己的复仇之中。
 
他气愤女儿竟然会和一个年龄相差那么大的男人纠缠不清,却没有去理解女儿需要被认同的心理需求。于是查理几句花言巧语就轻易让安妮觉得自己是美丽而独一无二的。当安妮请求父亲不要告诉哥哥时,他还是说了,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作为父亲所知道的保护女儿的方式。于是安妮之后彻底关闭了和父亲沟通这件事的渠道。
 
当事情已经慢慢趋于平静,安妮的生活慢慢恢复时,父亲还是难忍怒气,在学校大庭广众之下,在女儿的排球比赛上,痛揍了他人。这让安妮又一次成为了聚光灯下的主角。
 
一个安全的社会需要多重力量共同存在:预防、监管、惩罚、治愈。
 
第一种力量是预防,这是我们每个父母可以立即行动起来的。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和沟通渠道,只有平时我们对于孩子任何再小的事情都是保持兴趣、乐于聆听却从不评判,孩子才愿意自然而然和我们分享他们的事情,包括他们觉得不舒服的事情。这份安心是需要日常点滴建立起来的。
 
预防的另一部分就是性教育启蒙,这是我想再次呼吁大家要重视的,在进行性教育启蒙的同时,也要强化界限意识。界限不明确的孩子,当真的遇到身体被侵犯时,就会出现不确定,而这份不确定就会变成心里的迟疑、软弱。因此,要让孩子学会保护自己,那第一步就是帮助孩子“圈地”,大声地宣示自己的主权。
 
第二种和第三种力量是我们无法立即影响改变的,这也是我开头所说的刚看完时深深的无力感。 但正因为如此,我想提醒自己,提前演练父母“治愈”的能力。
 
父母是孩子的怀抱,外面发生再大的事,没关系,回到父母这里,你就是安全的;父母是孩子的灯塔,外面也许黑暗,没关系,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,让自己的处境好起来。人生一定有暗流和礁石,父母提供孩子的这些力量,才能让他们有正能量护体。
 
房子被纵火后,是先去抓那个放火的人,还是先去救屋子里的人?
 
伤害已经发生,是先执着于愤怒报复,还是先帮助自己和孩子疗伤?
 
可怕的不只是事件本身,可怕的是父母失去了承托孩子愈合的能力,可怕的是父母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信任没了,更可怕的是父母内心的那束光熄灭了。
 
我们如果没有光,谁还能照亮孩子的前途漫漫呢?
 
本期分享者:我的朋友大J(微信公众号:大J小D | jiayoubaobao2015)。坐标纽约,前知名外企经理,现全职妈妈,分享在美国学到的育儿知识和身为人母后自己的成长经验。 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