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冯颖 > 我就是那个年过三十、选择了“稳定”的国企员工

我就是那个年过三十、选择了“稳定”的国企员工

文 | Kris
 
1
 
2012年硕士毕业入职这家国企,一晃已经5年了。
 
对于每一个职场人来说,五年是个坎。
 
尤其是像我这样一毕业就入司的,不能叫从一而终,但至少五年没挪窝的,“年轻人”。硕士毕业25岁,五年之后已然三十,而通常情况下,三十而不立,是大概率事件,尤其在国企。
 
当年求职,我运气极好,手里握着十几个offer,有民企,有外企,有国企。
 
在我选择做个国企人的时候,有师兄语重心长地劝我:
 
“国企不好干啊!干得好不一定上得快,上得快不一定走得稳,就算上得快走得稳,也赚不到钱。”
 
当时,年纪轻,对师兄的一副“过来人”劝诫很是不屑:
 
“只要有能力,没理由走不快啊!何况,国之栋梁,怎能为斗米折腰?!”
 
可真的走过这五年之后,发现:我曾经期盼的“光速成长”,变成了“龟速前进”,我曾经坚持的“金钱粪土”,变成了“月光与房奴”。
 
速度的感知来源于对比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
 
五年,没错,五年。
 
五年里,我们娶妻、生子、生二胎,生活变话如此之大,可谓翻天覆地。
 
可对于大部分一毕业就入职的国企年轻人来说,五年在职场上的变化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:
 
 你的职位没升,你的薪酬没涨,就连你的名字,依然还是小李、小王,或者干脆叫你“小伙子”。
 
而内心偶尔的悲伤是:那些当年羡慕我们拿到大央企offer,最后却只能“屈居”一些小企业的同学、师弟,五年之后,一个个摇身一变,成了名片上的张总、王总、司马总,当年曾经和你一起穿鸿星尔克的好同学,直接跨越到你只能一眼的,还动不动就来一句,“这顿我请了!”
 
不得不说,这种落差,并不好受。
 
2
 
去年年底,部门有人离职,部门领导和我谈话,他问了一个问题:
 
“K,你觉得自己这些年在企业里,学到的最重要的,最提升你个人价值的东西是什么?”
 
我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:
 
“我学会了怎么踏踏实实做好一件事。”
 
没错,即使这些年,职位薪酬都缓慢前行,心里也有那么大的落差,那么剧烈的波澜,但我始终清楚,我在这家企业里,并不是混日子的,也绝不是看上去的原地踏步。我真的在踏踏实实做事情。
 
不得不承认,当年进入国企时,内心真的是冲着“钱多活少”去的,那时候学生思维很重,以为进了国企就是进了保险箱,一辈子平稳也挺好。
 
但真的入了“围城”之后,才发现,所谓的“一张报纸,一杯茶,开开心心过一天”的日子,在国企里,至少是在绝大多数国企里,并不存在。
 
3
 
我曾提到的我们集团公司董事长,副部级领导,快60岁的人了,听他的秘书说,几乎周末无休,每天从早忙到晚,经常开会到深夜,而且这几年国家对国企领导实行限薪,他老人家一年的奖金甚至比不上我们一个年轻的部门经理。
 
大领导如此,下边的小领导们同样拼命。
 
那天,跟着部门老大开会。会前几位职能部门的一把手领导聊起了“高血压”的话题,结果是,每个领导都有高血压。
 
我们这些做小兵的,其实都看得清清楚楚,领导们可不是以前想象的吃香喝辣,而是每天压力山大。
 
国企要改革,怎么改?亏损企业要清退,怎么退?风险事件频发,怎么控制?人员安置难度大,怎么平稳搞定?……
 
这些难题每天都在他们脑子里绕,部门老大有次和我们聊天:
 
“什么样的工作状态才算到位了?就是晚上做梦都在想工作的事。我现在他娘的就是!”
 
4
 
前几年去外地出差,是一家藏在山里的老企业,企业的总经理张总是从北京派驻过去的,比我大不了几岁。
 
在做访谈的时候,他聊起这些年的工作,山里人纯朴但也够野,当年公司里内部员工偷产品现象特别严重,他一上任,就顶住压力铁腕治军,硬是把几个公司的老员工辞退了。
 
这一辞退不要紧,这些人一家老小都指着他一个人养家糊口,于是,先是堵张总的办公室,后来保安制止了,接着又去堵宿舍。软磨硬泡没用,他们就找一群地痞流氓,来吓唬张总。
 
试想,当年张总其实也就三十出头,却在深山里,被一群流氓用刀指着,那种压力和焦虑可想而知。
 
后来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问张总:“您那个时候,不怕吗?”
 
张总,夹了一筷子红烧肉:
 
“怕啊,当然怕!可是我就不停地跟他们说一句话,吓唬他们,也在给我壮胆。
 
我是国家派来的干部,是来让国家的企业变好的,你们把老子废了,国家还会源源不断地有更多的人过来干!”
 
5
 
今年年初公司年会上,集团领导讲话,他说,这些年国企的人员流失很严重,国企快成了民企的黄埔军校,很多国企员工一跳槽,职位很高,待遇跳级。而他能做的,就是尽可能地提高大家的待遇,同时竭尽全力让大家锻炼和提升自己。
 
这一点,深有体会。
 
几年时间,我的岗位调整了很多次,就是所谓的轮岗。而这种不同岗位的历练,既是一种压力,同样也是一种提升自己的通道。
 
很多人以为,进入了国企就意味着千篇一律,但其实真实情况是,国企给予了我们太多提高自己的机会。只是很多时候,我们因为贪恋这样或那样的舒适,自己放弃了这些资源而已。
 
有时我们几个年轻人聊天打趣:
 
别看咱们一个个月薪不到2万,在手上的项目可动不动就是几个亿。
 
为什么这些年,体制外的企业对国企的人如此看重,很大程度是因为,国企的平台和资源优势。当然,还有踏实干事的劲儿。
 
这五年,和很多咨询公司打交道,私下聊天时,他们提到了国企的一个变化:
 
之前,国企似乎就是效率低、关系户、吃大锅饭的代名词,而这些年,他们在和国企合作的过程中,深深地感受到国企的变化真的不可同日而语。
 
6
 
前些天,和当年一起入职的同事聚餐,入职培训时我们组一共十个人,几年下来,只剩下了5个半,那半个基本来不了,因为被公司派到东南亚某村常驻了。走了的我们管他们叫下海,没走的我们自嘲叫坚守。
 
好久不聚,气氛明显有些冷。
 
那个刚怀孕的爽朗女同事说了第一句话:
 
“我们这些女生留下来就算了,你们这些男生怎么还不走啊?!”
 
剩下我们三个大老爷们,无言以对。
 
1分钟后,当年某大的校草大奔同学开启吐槽模式,内容无非就是国企混日子,越混越惨,没钱、没人、没升迁,重点是五年下来,依然看不到未来。
 
差不多你一言我一句半个小时之后,旁边的吴爷一句话没说。
 
吴爷清华毕业,比我们大5岁,当年是跳槽过来的,从另一家央企跳到我们这家央企,现在已经是部门副总了。
 
大奔转向吴爷:“吴爷,你也给我们年轻人指指路啊!”
 
吴爷缓缓说:“每次,我后悔选择国企的时候,都会问问自己,我这些年的工作都做了些什么,有没有踏踏实实做好一件事,自己有没有进步?没有得到想要的,是因为自己做的不够好,还是因为时机还不到,一般想上两天,心里就好受多了。”
 
吴爷举起杯说:“兄弟们,坚持住!”,然后一饮而尽。
 
那天晚上,我想了一夜,吴爷的话不断地在我脑子里转:
 
我做了什么?我失去了什么?我得不到,是因为自己做得不好,还是因为时机还不到?
 
年轻的时候,对所谓的“精忠报国”嗤之以鼻,《榜样中国》出来的时候,我还问同样在体制内的老爸,这个国企老员工每天就做这些无聊的事,稳定到死,有意思吗?
 
老爸笑了,他说:
 
“所有事情,你有心,干一千遍都不烦,你无意,干一遍就想放弃。”
 
当年小不懂事,听不懂老爸说的话,现在,真的做了那个“稳定”的国企员工,我才懂得,老爸的意思是:
 
不忘初心,继续前行。
 
我说的不是考研的政治课,而是发自肺腑的一些想法。
 
进入国企之后,我的初心,从心向稳定变成了踏踏实实把一件事做到极致,这也是国企这五年教给我的最重要的事。
 
作者:Kris ;公众号:Kris在路上(ID:krisgtd),自律达人,领英中国专栏作者,荣任二娃奶爸后继续努力,又考上了Top财经院校就读会计学博士。
推荐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