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冯颖 > 别让你的“努力”只是感动了自己

别让你的“努力”只是感动了自己

这两年我有不少进步,其中自己最满意的一个是:无论是对待工作,还是对待专业,还是对待写作,心态都成熟了很多。
 
由此带来的一个直观表象是:不会再沉溺于自己感动自己的戏码里、更注重努力的效果和质量了。
 
自己感动自己这事,在我刚工作的时候还挺常见的。
 
有次,我lead一个八个城市的roadshow, 配合的同事临时撂挑子,我一个人发着39度的高烧吭哧吭哧加班到半夜,回家收拾行李准备飞上海。
 
收拾到凌晨三点,sales 部门的老大来电:Joan,我的发言稿呢?
 
我说:哈?
 
他说:你没给我啊,我还得过一下呢!
 
我说:一小时之内给你。
 
于是坐在箱子上边哭边写,觉得自己既伟大又渺小,如此委屈还那么敬业……
 
做完这次多城联动的大活动,几乎让我蜕了一层皮,但业务能力大大提高了。自此之后,这种自我感动到哭的事儿后来就很少发生了。
 
因为吃过这次亏后,我就学会了在大项目之前做好所有最坏的打算,也学会了在尽可能早的时候就做出详实周密的计划。
 
“老大,需要写发言稿吗?” 
 
——即便答案是不需要,我也会写一份备着,以防各路老板们的心血来潮。
 
我也会尽量避免孤军奋战,前期准备越周详,留给自己的余地越大,而不是把压力都挤压在最后一刻。
 
几年前我们全家春节聚会,我弟那时还在加拿大读书。
 
大家聊着聊着,就聊到他在国内也算是顶聪明的学生了,却在加拿大学得很苦。经常整宿整宿地熬夜读书,舍不得腾出时间买东西做饭,天天吃方便食品,累得不行。
 
长辈们听完后都难过的不行,我姥姥眼圈立刻红了。
 
只有我对这个“感人”的故事心存怀疑。因为我非常了解我弟的专业功底和学习效率,总觉得以他的实力,纵然涉及到跨专业学习和语言问题,应该不至于那么“悲惨”。
 
联想到我自己在英国读研究生的时候,作为文科生去拿理学硕士的文凭,也同样辛苦,几乎学期内没睡过四个小时以上的觉。
 
——但这些固然有刻苦的成分在里面;但其实也是为了能在周末和假期,腾出更多时间参与其他丰富多彩的活动。
 
后来等我弟顺利毕业回国,我和他讲起大家为他难过。他说:“哦,那完全是我自己活该!整个学期一直在打dota,考试再不通宵就过不了了!!”
 
因为我俩都经历过类似的“辛苦学习”,所以很清楚哪些是辛苦的表象,哪些是辛苦背后的原因——
 
我为了读书只睡四个小时,其实是为了置换出时间,将来可以玩乐;而他每天不睡觉,是为了之前的透支的玩乐时间还债——
 
所以我们都只不过是把本可以摊薄平均使用的时间,做了不均衡的配置。才有了令人感动的学习图景。
 
正如我弟说的,我俩受的苦,都是自己活该。
 
就像很多年前那场8城大活动,绝大部分的“苦”其实来自于前期我对漏洞的懈怠,和对他人的依赖。换成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做lead,早点规划好,和agency一起做好预案,提前准备好所有相应文案,在前期就和老板频繁沟通,完全可以舒舒服服地达成更好的效果,而不是坐在箱子上抹眼泪。
 
这些经历其实是我们人生许多大小事情的缩影——在踏入职场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们其实很容易沉溺在自己很委屈、因为别人的原因我们白白受了很多苦的场景中,顾影自怜,觉得那就是专业化和努力。
 
其实真正的专业化和努力,恰恰来自不要沉溺于白白受苦:
 
如果在一个石头上栽了,那就灰溜溜地爬起来想想怎么绕过去。就算我们没那么聪明和勤奋,稍微动些脑子,找找自己身上的问题,很快就能找到优化的道路,走上越来越好的道路。
 
——如果辛苦来自你没想到,那你经历了一次,下次一定会牢牢记住;
 
——如果辛苦来自你心甘情愿,那没什么抱怨的,我们总是要牺牲一些,才能得到真正想要的。
 
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base在英国和法国的两个亲闺蜜正在小群里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一个MA workshop的规划。
 
英国的Grace刚结束4个月产假,决定放手一搏,加入公司的China desk,抓住国内企业海外拓展的机遇——正式告别了孩子香喷喷的怀抱,投入殚精竭虑的工作中。法国的闺蜜已经快生了,还在坚持两地往返工作。
 
现在是晚上11:35,我家娃已经入睡,正是哒哒码字的好时机。她们讨论的时候,我偶尔插一句,待热火朝天地讨论完,我对Grace说:welcome back to jungle……
 
突然一种并肩战斗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 
如果工作里有你想追求的价值,千万不要因为工作的辛苦,就沉溺于自己感动自己。每一段经历都自有它的价值,如果你觉得值得就继续,觉得亏欠就放弃。
 
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停留在情绪中。
 
无论你现在多低微、多辛苦、多委屈。记住一直往前走,有天蓦然回首,你会发现已经超越了很多同行者。
 
推荐 0